SIRIO系列100%低地板現代有軌電車 配置TramWave地面供電系統 實現非架空接觸網供電模式
« »

中國25城市開通軌道交通 京滬運營線網總長均超500公里

Chicago Transit Authority CTA 3200

Chicago Transit Authority CTA 3200

日前,澎湃新聞獨家從《城市軌道交通研究》雜志社獲得中國城市軌道交通“年報快遞”(簡稱“年報快遞”)。

該“年報快遞”顯示,截至2014年12月31日,中國開通運營城市軌道交通線路的城市共計25座(內地22座、港臺地區3座)。

2014年,內地新增城市軌道交通線路9條,新增運營線路長度373.6公里。其中,地下線265.7公里,占總量的71.1%。近10年統計顯示,在已開通運營線路中,地鐵制式超過了80%的份額。

對此,同濟大學教授孫章表示,城市軌道交通可選擇的制式包括地鐵、輕軌、單軌、現代有軌電車、磁浮交通、市域快軌(郊區鐵路)等。目前地鐵比重高的原因,在于開通城市都想解決市中心的交通問題。

上海、北京、廣州軌交運營線網居前三

根據“年報快遞”,截至2014年12月31日,中國開通運營城市軌道交通線路的城市共計25座(內地22座、港臺地區3座),運營線路共計100條(內地83條、港臺地區17條),運營線路總長為3055.6公里(內地2699.6公里、港臺地區356.0公里),運營車站共計2027座(內地1770座、港臺地區257座)。

其中,2014年中國新增開通運營城市軌道交通線路的城市3座(無錫、寧波、長沙),新增運營線路9條(內地9條),新增運營線路長度382.1 公里(內地373.6 公里、港臺地區8.5公里)、新增運營車站259座(內地251座、港臺地區8座)。

“年報快遞”還顯示,中國內地開通運營現代有軌電車線路的城市共計8座,運營線路共計12條,運營線路總長為172.6公里,運營車站共計192座。

其中,中國內地新增開通運營現代有軌電車線路的城市共3座(南京、蘇州、廣州),新增運營線路5條,新增運營線路長度83.7公里,新增運營車站58座車站。

(注:上述數據的線路長度精確到0.1公里,線路長度不包括:與已開通線路共線運營區段的長度,如上海3、4號線共線段計入3號線,以及經營管理主體為鐵路部門的線路,如上海金山鐵路)。

在內地22座開通運營城市軌道交通線路的城市中,上海以539.2公里的運營線網總長度名列第一(14條線路),北京以520.3公里名列第二(18條線路),廣州(9條線路)、重慶(4條線路)、深圳(5條線路)分別以245.4公里、192.6公里、176.3公里名列第三、四、五名。

從2005-2014年的10年間,中國內地擁有城市軌道交通的城市從8座發展為22座;運營線路數由17條增長為83條;運營線路總長由381.6公里增長至2699.6公里,年均增長231.8公里,運營車站數由237座增長至1770座。

其中,2005年-2009年的前5年間,運營線路年均增長為109.7公里;2010年-2014年的后5年,年均增長則達到了353.9公里,增速約為前5年的3倍,在2010年更是創下了一年新增運營線路長度454.1公里的紀錄。

地鐵制式超過80%

2014年,內地新增城市軌道交通線路9條,新增運營線路長度373.6公里。其中,地下線265.7公里,占總量的71.1%;高架線105.4公里,占總量的28.2%;地面線2.5 公里,占總量的0.7%。新增線路依舊以地下線路為主。

根據“年報快遞”對近10年線路敷設方式的統計,2005- 2010年,在中國內地新增的城市軌道交通運營線路中,高架線及地面線所占比例基本保持在40%左右;2011-2014年,該比例降至20%左右,有逐漸減少的趨勢。與之相應,在已開通運營線路中,地鐵制式超過了80%的份額。只有少量線路,如廣州的APM線、重慶的2、3號線(單軌)采用了其它制式。

“其實,對于城市軌道交通,應該包括地鐵、輕軌、單軌、現代有軌電車、磁浮交通、市域快軌(郊區鐵路)等,可以根據實際需求選擇不同的制式,而不僅僅只有地鐵,但在國內,以地鐵的運量最大?!蓖瑵髮W教授孫章說。

孫章指出,之所以地鐵的比重高,主要是因為近年開通軌道交通的城市中,新線路更多地用于城市中心地區大客流的輸運,而要經過人口密度高、客流量大的城市中心地區,一般會選擇載客量大、速度快、在地下運行的地鐵。包括上海、北京、廣州等在內的很多城市,開始階段建造的軌道交通線路基本上都選用地鐵,其目的是解決城市中心的交通問題,同時也會更多采用地下線路敷設。

資料顯示,東京都市圈有軌道交通3000多公里,但地鐵只有280多公里,主要集中在市中心區域,線路基本采用地下敷設。

孫章表示,隨著市中心線路建設任務減少,其它區域會有不同的制式選擇。比如,上海在新城選擇現代有軌電車作為骨干交通。內地到2014年底已有8個城市開通了現代有軌電車,比上一年度增加3座,線路總長達到180.3公里,其中2014年大幅增長,運營線路新增了83.7公里。到2020年,全國規劃現代有軌電車線路超過2000公里,這對大中城市的交通節能減排具有重要意義。同時,郊區與市區之間應該發展郊區地鐵,敷設方式可以更多選擇高架或地面,適當減少地下敷設,造價也相對會低。地鐵造價不菲。環評公示顯示,全長39.1公里的上海地鐵14號線,其工程總投資達576.86億元,平均每公里超過了14億元。

軌交設備大部分可由國內提供

20世紀90年代,內地城市軌道交通的規劃和建設開始興起。當時新建線路的車輛、信號控制系統等相關設備更多地依賴進口。例如,上海地鐵1號線當初開通時,地鐵車輛來自德國的西門子公司,通過海輪將一節節車廂運抵上海。

近年來通過合資、合作、引進,國內軌道交通裝備產業的快速發展,現在軌道交通設備大部分可由國內企業提供。其中車輛基本由南車、北車兩大集團“掌控”,包括新近面世的低地板現代有軌電車,以及新型的儲能式技術等。

對于軌道交通運營中復雜的信號控制系統,也有更多國內企業參與角逐。

2014年內地新開通的9條線路中,北京地鐵6號線二期,上海地鐵13號線二期、16號線二期,武漢地鐵4號線二期、無錫地鐵2號線等5條線路均采用了中國鐵路通信信號股份有限公司控股管理的卡斯柯公司的信號解決方案?!靶盘栂到y的技術上,國內企業的發展也很快,目前我們公司信號系統產品國產化的比例已達到了85%左右?!痹摴鞠嚓P人士透露。

孫章表示,“在信號系統方面,國內的一些民營也正在發展,將來這么企業的設備也會在軌道交通國產化方面占有一席之地?!?/p>

軌道交通仍將快速發展

截至2014年底,內地城市軌道交通運營線網總長度在200 公里以上的城市有3座,運營線網總長度在100 -200公里的城市有4座。其中,位于前兩位的上海、北京兩座城市和其它城市一樣,在未來5年內軌道交通仍將處于快速發展期。

按照新一輪建設規劃,到2020年底,上海還將新增260余公里地鐵里程,形成總規模18條線路(其中12條穿越黃浦江)、總里程約800公里、500余座車站的龐大軌道交通路網。從今年開始,將有5號線南延伸(東川路站-南橋新城站)、8號線三期(沈杜公路站-匯臻路站)、9號線三期東延伸(楊高中路站-曹路站)、10號線二期(新江灣城站-基隆路站)、13號線(南京西路站-張江路站)、14號線(封浜站-桂橋路站)、15號線(顧村公園站-紫竹高新區站)、17號線(虹橋火車站站-東方綠舟站)、18號線(長江南路站-航頭站)等9條新線(段)相繼投入建設施工。

根據《北京日報》報道,隨著2014年底4條新線(段)的開通,北京市的軌道交通骨干線網初步建成。

北京市軌道交通建設公司總經理丁樹奎透露,北京地鐵建設的黃金時期還將持續,2020年軌道交通線網規劃已經報國家發改委審批,總里程是1036公里。而根據先前編制的北京市城市軌道交通建設規劃方案(2014-2020),其中高方案為1095.5公里,低方案825公里,兩個中方案分別為890公里和935公里。

此外,也有消息稱,北京市正在與鐵路部門編制市郊鐵路線網規劃,利用既有的鐵路資源開行市郊列車。根據前期規劃,懷柔、平谷等4個遠距離新城以及燕郊、廊坊、涿州等東部和南部周邊城市,擬通過市郊鐵路連接北京中心區,可1小時通達。

從規劃或計劃來看,上海今后6年每年平均要建造軌道交通40余公里,北京平均每年更是要達到驚人的近百公里,而且其中還不包括現代有軌電車的線路。

有關專家表示,盡管內地很多城市為解決日益擁堵的地面交通,把軌道交通建設提到了重要的議事日程上,但城市軌道交通建設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工程,而且資金投入量大,同時,一座城市內多條線路同時實施,對現有的交通也會帶來比較大的影響。所以,包括北京、上海等很多城市雖然公布了規劃或計劃,但具體到建設階段,還需要根據實際情況來實施。

已開通軌道交通的內地城市:

上海、北京、廣州、重慶、深圳、天津、南京、武漢、成都、沈陽、西安、蘇州、昆明、杭州、哈爾濱、鄭州、長沙、寧波、無錫、長春、大連、佛山

已開通現代有軌電車的城市:

沈陽、天津、大連、上海、長春、南京、蘇州、廣州

來源:澎湃新聞 thepager dot cn

分享文章 »

0

日志信息 »

該日志于2015-01-12 14:54由 Zac 發表在行業動向分類下, 你可以發表評論。除了可以將這個日志以保留源地址及作者的情況下引用到你的網站或博客,還可以通過RSS 2.0訂閱這個日志的所有評論。

相關日志 »

沒有評論

發表評論 »

要發表評論,您必須先登錄。

?
?
返回頂部
夜蝶直播_亚洲日韩一区二区三区四区高清_欧美牲交a欧牲交aⅴ久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